新乡贤在乡村治理中...中国农村研究网
武汉广而告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 新乡贤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。乡村社会在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过程中,出现了经济评价优于道德评价、政治权威强于道德权威、自我意识冲击道德共识的伦理困境,致使传统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地位逐渐式微。新时代乡村治理应充分认识新乡贤在提升村民生活质量、助推乡村善治格局、凝聚村庄道德共识等方面的伦理价值,并通过追求乡村理性发展、推动村民自治制度、营造村庄新乡贤文化等途径,保障新乡贤伦理价值的发挥。

关键词乡村治理;新乡贤;伦理价值


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“积极发挥新乡贤作用”的要求,强调新时代乡村振兴离不开新乡贤的参与。在具体乡村治理实践中,面对传统乡贤的失势,应从经济、政治、文化等多方面认识并培育新乡贤在新时代乡村治理中的伦理价值。

一、传统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失势

传统乡村治理以德高望重的乡贤为主体,他们既能够起到良好的“上传下达”作用,也可以在执行皇权命令的同时为村民争取合法利益,成为平衡中央与地方的关键因素。但在社会转型过程中,伴随市场经济的扩张、国家权力的渗入、价值观念的多元,传统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权威地位逐渐式微。

对于“乡贤”而言,“乡”既代表着身份特征,也暗含着精神归属。传统乡贤大多成长于乡村,对村庄有着特殊的情感。相比于乡村中的皇权代理者,乡贤更了解村庄的风土民俗、理解村民的行动逻辑,也更容易被村民接受。在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(《诗经·小雅》)的中央集权背景之下,乡村并非是皇权之外的自由之地,甚至有些统治阶级为了强化对村庄的管控、提高征收赋税的效率,常常会向村庄派驻官吏。然而,这些官吏作为外在于乡村的存在,其在村庄难以发挥应有的价值。事实上,从衙门到村民家大门的这段距离,往往需要依靠具有村庄认同、村民认可的乡贤进行治理。与此同时,“乡贤”的另外一个特质是“贤”。贤作为形声字,“从臤从贝”,最初指能够精打细算、量入为出的人,后引申为有才能的人,并且赋予道德意义,表示具有良好品行,有才德的人。一般而言,传统乡贤并非是村庄中的平庸之辈,他们通常具有良好的政治资源和道德威信,要么是“处于官僚系统内部,即现任的休假居乡的官僚”,要么是“曾经处于官僚系统内部,但现已离开,即离职、退休居乡的前官僚”,要么是“尚未进入官僚系统的士人,即居乡的持有功名、学品和学衔的未入仕的官僚候选人”[1]。传统乡贤所具有的这种做官经历或者做官的可能,使得他们能够积累一定的政治财富和人脉资源,在必要时“可以从一切社会关系:亲戚、同乡、同年等等,把压力透到上层,一直可以到皇帝本人”[2]。乡贤凭借自身的道德威望和社会影响成为乡村的实际掌权者,并依靠乡村中的风土人情和村规民约对村民进行道德教化。他们一方面,能够利用自身身份特征和精神认同,协助皇权收缴赋税、维护乡村稳定;另一方面,凭借自身政治资源,可以发挥为民请命、维护农民合理利益的伦理价值。

近代以来,建立在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基础之上的乡土社会被逐渐打破,经济资本和政治权威不断涌入乡村,农民的功利理性被逐渐激发。在乡村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过程中,传统的道德认同不断式微,经济评价逐渐取代道德评价获得价值评价的优先性,道德权威开始让位于政治权威走向边缘化,农民自我意识逐渐强化并对村庄道德共识造成冲击,从而进一步削弱传统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地位。首先,改革开放40年来,伴随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,村庄经济水平得到根本性提升,村民生活条件得到彻底改变。在此过程中,村民的求富意识得到增强,“以各种数字(收入、利润等)为直接表征的经济成就获得了在个人和社会评价上的价值优先性”[3],对村庄传统道德评价造成严重冲击。在对江苏徐州JN村进行调研时,37.7%的村民认为“钱”是现代社会最重要的东西,位居各选项之首。其次,在国家权力的推动下,虽然村庄秩序得到了有效维护,乡村的自治地位获得了有效提升,但村干部却依然被赋予过多的政治意义。在当前乡村治理实践中,由于村干部掌握着一定的政治资源,他们能够凭借政治威信治理乡村,而以道德权威立身的乡贤却缺少相应的影响力,难以在乡村治理中发挥作用。在江苏徐州JN村调研[4]时,村民表示:村里面都是村支书和村长说了算,人家是官,村里都得听他们的。你再有德,你说的话不管用,那又有什么用呢,解决不了问题。所以俺老百姓遇到问题还是得去找村里,找其他人没有用,说不上话,只有村干部行。2016年7月13日18:20—18:48于江苏徐州JN村村民家与一位41岁男性村民的访谈记录)最后,在多元文化的影响下,村民不断增强的自我意识,逐渐对传统村庄基于长期生产生活实践形成的道德共识造成冲击。当前乡村社会中,村民的私人生活领域逐渐脱离村庄道德共识,“随着‘公共生活’与‘私人生活’的相对分离,私人生活领域的‘道德自由’便作为正式的要求被提出并获得了承认”[5],传统的道德共识难以对村民私人领域的道德标准、人生价值等内容进行制约,从而进一步弱化了传统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地位。

二、新时代乡村治理中新乡贤的伦理价值

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特1号 号
服务热线:027-87716888/87716999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澳门赌足球网址 澳门网上十大赌场 澳门十大赌场网址 版权所有